欢迎访问零点资讯网。新闻线索提供热线:13011917688 15931229601
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图文 > 美文 >

《只因贫穷……》

发表时间:2018-01-26 19:33 来原:零点资讯网 作者:邢敏 点击数:

一键分享: 0


      十月的一天,我们去保定某县爬山。想起乡下久未见的二婶一家也在山上住,临时起意,我们一行四人,决定一起去那看看。
      我们刚进院子,就看到二婶在檐下,收拾柴禾。
“二婶!”
      花白头发的我的二婶,听到喊声,停下了手,抬头细细辨认这涌入院子的几个人。
“我是向前!”
     二婶用袖口擦擦眼睛,又看看我,眼神由疑惑变为欣喜。慌忙站起,拉着我的手说,“我都认不出啦,多少年都没见你了,你爸妈都好吧!”
不容我说话,便朝屋里喊,“珊珊,珊珊,你看谁来啦!快来,你表叔他们来啦!”
一边说着一边拉我们进屋,我一一介绍了我的同行者:我的妻子,同事两口子。
       这是一个贫穷的小山村里的一户贫穷农家。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点不为过。四围的墙壁因年代久远,加之烟火的熏染,变得黑黢黢的,一张大炕占了半间屋子,挨着炕旁一侧是砖垒的灶台,另一边散乱的堆放着农具及几袋新收的稻谷。二婶把我们让进屋,便掀锅做饭。我拦住她,说我们一下就走。锅里是玉米面做的食物,不是粥,也不是玉米饼,反正是那么一大坨叫不上名字来也没吃过的东西。二婶要把它弄出来。
       这时珊珊
~~~二婶的孙女从她屋里跑出来~~~已经出落成十七八岁的大姑娘。
       珊珊小时候我见过,也许她早不记得我了。当时她也就两三岁,她妈妈(我应该叫表嫂,其实是一个十八九的被拐来的云南女孩)被解救走时,我第一次见她。她揉搓着眼睛不好意思地跟我打个招呼,就又跑回她屋了。
二婶60多岁,寡居多年,膝下一跛腿儿子。母子俩守着几亩薄田度日。
二婶的儿子,我的表哥,因为家境贫寒,身体残疾,四十多了还没有成家。
一日,表哥拿了四千块钱去集市上买木材。
好多人围了一辆拖拉机,不知道在看什么稀罕。表哥也凑了过去。打听清楚了,原来是有人要卖一个女孩子。
     那女孩子十八九岁,个子不高,表情木讷,蓬乱的头发下是一张苍白的脸,眼神也是呆呆的……
     没有人确切的知道表哥当时的想法,反正他用买木材的钱从人贩子手里买下了这个女孩。
     二婶不但没有怪儿子花光了4000块钱,还高兴的拉着女孩儿的手,笑的合不拢嘴:俺儿子有媳妇啦!
     每日里,二婶干活干得更起劲儿了。
表哥天天守着“表嫂”,可以说寸步不离,也不让她干活。可以说母子俩对女孩都很好。生怕有朝一日这买来的媳妇跑掉了。
一年后,珊珊出生了,可是“表嫂”依然表情麻木,也许,经历了这许多,她的内心已然崩溃,也或许她的精神已经不正常。
又过了两年,当二婶和表哥每天都沉浸于“合家团圆”的小确幸里时,一辆警车呼啸而至。如同旱地里一声惊雷,震碎了母子俩的美梦~~~警方抓获一跨省拐卖妇女团伙,根据罪犯口供,找到了“表嫂”。
当警察要带表嫂走的时候,表哥看到,这个女孩脸上第一次有了点笑容……表哥抱着孩子一个劲儿地抹眼泪,二婶披散了头发,坐在警车前的地上嚎啕大哭,拼命阻挠……众邻里也里三圈外三圈地围住警车。
孩子睁大好奇的眼睛看着这一切,竟没有哭……
终于还是走了……警车“杀出重围”,绝尘而去……
     一晃十四五年的光阴过去了,珊珊已经上了高中。旁人问起“你妈呢?”珊珊就说,死了,奶奶这样告诉她的。
     当我告诉妻子和同事这些事情的时候,他们眼里惊诧万分,这些电视机的剧情竟然离我们如此之近。当然这是后话。
     我们要走的时候,表哥去地里还未归。二婶从门口自家的柿树上摘了满满一蛇皮袋柿子送给我们。妻子悄悄在二婶口袋里塞了五百块钱。
夕阳散发出红彤彤的光,映着二婶矮小伛偻愁苦的身影。她站在小土山上,目送我们的车驶离了那个小山村。
善良的人,因为贫穷,闭塞,是否会变得愚昧?……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