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定

1963年——刻骨铭心的保定大雨

作者:零点小编 2019-04-27 07:14:06

1963年——刻骨铭心的保定大雨...

       七天七夜的1963年的大雨,对经历的人是一场灾难,有人间真情,有生离死别,就连很多朋友的名字都是为纪念那场大雨,叫洪水、大水等等,太行人家刊发的黑马老师那场大雨阅读量十万加,留言五百多条,不能一一显示,近期结合最新收集的1963年保定抗洪照片和网友的留言,是最珍贵最鲜活的记忆,我们把它串联起来,在这个多雨的夏天,表达最真挚的纪念。
 
       太行人家好友A:洪水,萌萌懂事,记忆犹新,家住南城墙角下,齐房深的水,排队登梯上城墙,小孩子都被绳子拉上去的,七天七夜的大雨,市区一片汪洋。姥姥家当年住在煤市街,紧挨着新中国面粉厂。听姥姥说,当时我妈看到护城河的水涨起来了,就把姥姥和舅舅送到面粉厂厂房的楼顶上。
 
▲洪水当中府河南岸的新中国面粉厂,面粉厂选址在府河边,是依托府河便利的航运交通。
 
        然后妈妈就开始把家里的东西往外搬。在搬的过程中洪水就开始进街道了。妈妈就一趟趟的搬东西,把家里的老母鸡都带出去了。家里能带走的都带出去了,把损失降到了最低。当时周围的邻居都没有及时搬东西,好多都东西都被冲走了。洪水过后,好多人都到姥姥家给妈妈介绍对象,说妈妈太能干了,将来一定会是个好媳妇儿。
 
▲齐腰的水深,西下关与新华路交口。
 
        太行人家好友B:1963年8月8日早晨,我和一同学送他姐和他妈去保定火车站。她姐姐是北京的教师,放暑假,回保定来看他母亲。没想到,赶上保定几天大雨,看到房倒屋塌,非常害怕,就要带她妈回北京。打听好保定至永定门的火车还通送他们上了火车后,我们返回时在路过这里,水就已经有齐腰深了。

▲友爱街。
 
         水流更急了。这时看到,桥北面已是一片汪洋。我们在桥西边儿,等着想办法怎么到东边来。这是从西边过来一辆好像是邮政车。缓缓地涉水过河,我们便抓住它的左右,跟它一起安全过河。当车行至水最急流时它忽然加速急驶,我们这几个抓的紧的人。直接就被拽着到了河对岸。我们才站起来。再看后边儿,有的还坚持在原地站着,有的已经被冲倒。
 
▲环城西路市图书馆门前。
 
         一个女同志,挣扎了几次,没有站起来,一下子便被冲到大桥以北去了。这时有五六个救援的人,纷纷跳下河去,水流太急,人刚跳下去,便被冲到五六十米远的地方。他们露出了头在水面急切的寻找。没有目标,大约过了有一分钟。人们看到桥北边不远,露出了一只手。

▲小集街。
 
         这时,又有几个救援人员纷纷奔向那里,把那个女的救到桥的东边。看那女同志,衣服被扯坏。脸色惨白,身上被勒出几处紫印。原来在水还不太大时,在桥西边通往北边街道,已经是不让通行,用一根绳子拦住了街道。这时因为水大已经淹没了绳子,这个女同志被这个绳子救了一命。这件事给我触动很大,虽然已过去55年,但我现在还记忆犹新。

▲东风桥东侧。
 
        太行人家好友r::洪水那年我4岁。我家在保定市西关大街护城河以西平房有个小院。在小院的西侧有一个公共食堂,时常有些剩饭菜被倒掉。老家来的亲戚见到后觉得很浪费。于是将自家产的一头小猪仔相赠,从此,猪宝宝便在我家小院落户。还别说,这头有灵性的猪宝宝给我儿时留下了深刻记忆。洪水泛滥后,我家进了1米多深的水,小院被洪水淹没。

▲大水之后的南阁。
 
         我们全家搬迁避难,唯有留下了那头小猪。洪水还没完全退去,妈妈惦记那头小猪怕被洪水冲走全然不顾虚弱的身体回家探望。此时,惊人的一幕出现了:猪宝宝择高地而居,美滋滋地享受着洪水冲来的食物。
 
         见到主人回归,昂首高歌"亨亨"地向主人投告:我很好!我守护着这片家园。猪宝宝真是太顽强了!太憨厚了!太负责了!全家人知道它安然无恙时高兴极了!后来洪水退去,全家人回到家,同时把那头可爱的猪宝宝又送回了乡下!
 
         太行人家好友C:刻骨铭心的63年那场大雨和发水,常在河中嘻戏游泳的我,在这场洪水中成了全家的"英雄‘,与救援人员一起,在洪水中为难民找煤做饭,用鋪板搭成浮筏摆渡家人和邻居,只可惜最后被水下的破碎墨水瓶扎脚受伤,在天主堂逃荒渡难一个月,64年又投入挖河,终生难忘!
 
▲南关公园。
 
        太行人家好友D:那时我13岁。那年大旱,天气闷热,晚饭后都社员们都到村口乘凉。忽然西北的天空有隐约的雷声,忘了是谁望着西北的乌云说到,”今天就盼着这块云上了下雨了。”结果就真的下了起来,而且一下就是七天,那时才真正知道村庄是建在高地上的,村里村外,没有房子的地方全都是水。
 
▲小南门。
 
        白天待在家里,不时听到轰隆,轰隆的响声,那是谁家的院墙倒塌的声音,家里北山墙外墙被不停的细雨侵蚀,父亲把家里的席子贴在上面,再用树干支在上面。村边的住户纷纷用土封堵门口。有的院子里进水了。白天人们在村口看着汹涌流过的洪水,飘过来的树干,死猪,人们把漂浮物捞上来准备当柴烧。大水过后迷信谣言四起,让我们这些小孩子有些精神紧张。
 
▲八中桥,远看是西关石桥。
 
        那年我也记得,我家住在省医院后面护城河的南面针织厂宿舍,当时水把挢全盖上了,水进到屋里的半人高,我还小,记得大人们做木板桥的两端都有大人拉住绳子,把我们小孩和老人做在木板上拉到北面省医院,我们之前在家做了一篮子糖饼,没有菜,然后都集中在教宫之家楼上,当时保定东唯一的高搂,住了几天不记得了,等回到家都不向样了,当时我养了两只小白免也冲走了。
 
▲南关大桥。
 
         那时候我家住在北关叫(河儿北)是低洼处,下了七天七夜的雨,房子就是漏勺,到处漏雨,我们刚从屋里出来房子就塌了,我爸扛着我抱着我妹妹,我妈妈抱着我弟弟拽着我姐姐,从北关大桥趟水过来了,桥两边有两根铁丝,我就看见一个小孩被脐腰深的水冲走了,后来我们去大舞台避难。

▲西三友宿舍。
 
         高考过后自八月一日起,七天七夜的大雨我闷在家里七天七夜,至今记忆深刻,然后外面马路开始上水,很快就进到胡同里,我们用土堵院门,根本没用,很快家里就近尺的水,我们先转移到裕华路我姐姐的婆婆家,很快又转移到我姐在东大街附近的厂里,十号夜里近十二点有看到水开始退下去了。
 
▲十字西街,远看是天主教堂。
 
        后来听说为了保卫天津,空军飞机炸了白洋淀大堤。回到家里看到剩下两面砖墙支承着房顶,土坯墙都倒了,看墙上的水痕到我嘴的位置,应该有一米五左右,我们三兄弟大概用了一星期把泥土清理完,再请人来把倒掉的墙砌起来。大概十月有同学找我到学校说可以去电校,当时大概有十几个人,大部分都去了电校。
 
▲和平桥上看府河。
 
        我们在电校有参加六四年的挖河筑堤,那时侯一顿吃七八个大菜包,两个人抬一百多斤的土筐在泥土地里跑,还要爬两个两米多高的土坡。
 
▲联盟路上看电厂。
 
          当时我家躲在二中教学楼二层,没发水前父亲还带我们去南关大桥上去看水,站在桥上往石头縫向下看,水涌着往上长,眼看就要到桥面,往东看址坊头那边,河两边的房子不断被水冲塌,看着很害怕。后来发水时,二中的东校门(当时是关着的大铁门)被洪水咣咣几下就冲开了,大水很快把学校淹没,水最后淹了一层楼,这场洪水至今记忆犹新。
 
         太行人家好友k:洪峰通过保定城,我家在关东街,我们和街坊都到一中,记得直升机给送吃的,因为没水的地方都站满了人,没办法投递,飞机在一中上空转了好多圈飞走了。有些人饿的都哭,当时不分你我,食物大家分着吃。洪峰通过很快水撤了,但是家没了。
 
▲府河北岸。
 
        经历过的那场洪灾到现在还让人记忆犹新,南关大桥桥西南河坡,张家场街地处府河南岸,地势低洼,洪水来势汹汹,附近木横担厂的木头借势横冲直闯,房倒屋塌,人们先是躲避在高坡上的南关浴池里,雨水灌顶,大人喊小孩子闹,还传要来更大洪水,赶紧投奔去南关大街朋友家,又去的二中,在莲叶托桃的大殿里。

▲保定史家巷。
 
         早起又见围墙处有洪水冒出,顿时水满,人们又架床板,会水性的扶老携幼,穿过那岌岌可危的廊檐下到教学楼,楼里在喊,人太多了,大家把不急用的东西都扔楼下去!楼下有人落水了,快去救人!!!惊心动魄——后又裕华路教堂和裕东转角楼避难,灾难带来祸患,但人间更有真情在!

▲保定解放、胜利胡同。
 
         太行人家好友f:那年的大雨是生离死别的大雨,听我妈妈说她那年在妇幼保健院生孩子,生的双胞胎两个儿子,这时大水来了,大人孩子都无人管,后医生说孩子都死了,连面都没见,也没让见尸,妈妈说当时年青也不知道啥,现在想起来都认为两个孩子没死是趁乱让别人抱走了,现有我们姐妹三个,还经常叹息无儿的命。
 
▲互助街。
 
        最初几天,护城河水上涨的时候,很多的年轻人还乘机从桥上跳水游泳,打捞些飘过来的东西。 后来两天,护城河东边城敦上比较高的地方站满了人,看着河对面五中,花椒园那一片的房子都只能露出房顶了。忽然塌了一片房子,黄色的烟尘从水里喷出来。据说花椒园后边几排的房子地基不好(以前是坟地),所以塌了不少。五中对面的橡胶厂,交通厅工程队那一片也是全被淹没了。

▲省府前街

▲北关石桥上解放军在救护被围困的群众,还能看见北关石桥上憨态可掬的石狮。
 
         63年我家住在小集街,连着下了7天的大雨,最后一天晚上我家进水了。母亲怕我们沒吃的铬了很多饼,第二天晨坐着表哥用第一医院门板做的木筏去到了医院里,由于父亲在医院上班,我们住在了化验室里。看着水位不断的上涨每个人都很不安。直到大水退去,我们回家才知道当时水大的己沒过了窗户,家里的东西都己漂走,屋里1尺厚的淤泥。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景象历历在目。
 
▲工农桥东
 
        那年大水退去后,漂浮物,包括尸体大都归到白洋淀。我听不少人说,白洋淀发现的尸体不少是用一根绳子老老少少几辈人拴在一起的。原由是,大水来了,谁也不愿扔下一家老小单独脱逃,要逃大家一起逃,要死也要死在一起。结果出现了许多上述悲剧。
 
        我是保定人,那年我19岁。保定附近一村,大水来势凶猛,全村人都撤了。一老婆婆走不动,怎么办?儿媳妇孝顺,主意也多,先在水来前烙了一摞饼,又从家里搬出一个大木衣柜用绳子拴结实,放到一棵大树下,之后让婆婆坐进去,大饼也放入,她自已则爬上了大树,把大绳拴住大树杈上。大水把木衣柜漂起来,她就把绳子在树杈上紧一紧,再涨再紧,水降,就松一松。这样与大水耗了好几天,直到大水退去,婆婆得救了。

        那年前几个月大旱,七天七夜的大雨加之西部山区的洪水造成保定被淹。那时我亲眼看到大水由西向东汹湧奔流,三丰路如同一条主河道,大量的被冲的建材、家具、死尸飘过。现在一想如同过电影记忆深刻。
 
         我家是文武胡同水刚到胡同口,慢慢的撤下去。妈妈是街道书记,从早到晚去看望居民,有时回来看一看我们姐妹,吃口东西又走了.看着她冒着雨匆忙的背影,我们眼里都是心痛和期待目光。晚上很晚都没回来。我们等的睏了就睡觉了。妈妈叫我起来,才发现房漏了,掉下好多土和苇子。万幸块不大,沒有危险。
 
▲地毯厂职工在抢运物质。
 
         这是保定经历的历史、难得这么多珍贵的照片。我出生在保定,当时已经六岁多、还深刻的记得那场洪水、当时我们家在红星路工人宿舍、附近有七一宿舍、五一宿舍、还有新七一宿舍、工人宿舍没有淹、但新七一、五一宿舍均被水淹,印象最深的是二个人游泳推着一个大木箱从开着的窗户推游出来、准确的说是淹了屋子的一半、只有从窗户才能借助水的浮力推出来。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如此大水。这是保定人的灾难、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永远不会忘记。

▲永华南路豁口。
 
         虽然我是八零后,没有赶上,但我想我上辈子肯定也是保定人,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呢,小时记忆里都是我大姨和妈妈,她们经常说起这场发大水,可惜一直无缘得见。如今大姨去了,还记得她生前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保定是个风水宝地,你看保定怎么写的?保定就是——人,呆,定!”这么多年风雨飘摇过去了,保定一直人居太平,越来越兴盛!盼着咱保定人明天更加幸福!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今日头条今日头条

《追根溯源 育树成才》&《职场...

  • 哎呦嘿·读书绘106期《追根溯源 育树成才》&《职场高效团队-与上级...

房东杀死8岁男童和2名老师 另一...

  • 房东杀死8岁男童和2名老师 另一受伤7岁男童仍昏迷

“讴歌新时代•共筑中国梦——庆...

  • 保定市统一战线“讴歌新时代•共筑中国梦——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...

朝鲜对韩国关闭“外交大门”:再...

  • 朝鲜对韩国关闭“外交大门”:再无话可说,也无意再坐在一起

15万包裹被德邦快递员销毁仅赔30...

  • 15万包裹被德邦快递员销毁仅赔300元 女顾客痛哭